二大爺帶著雞太在草原追羊

半休眠期,私信會收到,連絡歡迎噗浪。
期望年底前可以把坑填一填。
葉all/盾冬/EC/DC家

[全职高手][修伞]薛定谔的猫

看完都要哭了,初恋神马真是美到掉渣渣!!!

我觉得跟修伞一比其他的叶ALLCP都输了!!!(討打啊!

如果沐秋强吐便当我也接受呜呜呜(痛哭


白夜笙:

收在修伞无料《不要科学》里。  


薛定谔的猫

  

  毫无科学可言。

  HE。

  

  清晨七点。

  苏沐橙是这间拥挤的出租房里唯一作息规律的人。她在渐亮的天光中准时睁开眼睛,然后下床,洗漱之后开始做早饭。

  早饭是三人份,很简单。往常大多都是一锅素面条,一碟咸菜,面汤里只有惨淡几点油星。不过今天是个好日子,她慷慨地多煎了两个荷包蛋。

  一个给叶修,一个给哥哥。

  鸡蛋只剩几个了,得省着些,她没有算上自己的份。

  端出早饭,她砰砰地去拍另一间卧室门。木门不太牢靠,吱吱呀呀像是下一秒就会罢工。

  “起床吃饭,快点!”苏沐橙咕哝道,“两只懒鬼。”

  

  叶修呵欠连天地来开门。

  紧随其后的苏沐秋看着妹妹不善的神色,为自己的行为开脱:“昨晚有个代练的急单,睡得迟了点。”

  苏沐橙不满:“眼看是有工作的人,接什么代练,身体不要了?”

  “是是是,大小姐教训的是。”叶修积极认错,死不悔改,抽抽鼻子,“好香,今天早上吃什么?”

  苏沐橙把两个家伙赶到桌边。苏沐秋跟叶修对视一眼,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把自己碗里的荷包蛋一分为二,各自夹了一半给苏沐橙。

  “你是长身体的时候。”好哥哥苏沐秋正色。

  “大小姐为人民服务,大小姐辛苦,大小姐请用,别客气。”叶修嬉皮笑脸。

  

  七点五十。

  两个大男生风卷残云吞完面条和半个煎蛋,自觉起身去洗碗。苏沐橙忙着在床底下的纸箱子里翻找着衣服,一件一件地认真抚平对比。然后挑出觉得尚过得去的两套扔给叶修和苏沐秋,勒令两人务必使自己衣冠整齐一点。

  叶修叼着牙刷,含糊不清地反抗:“去签个约而已,又不是卖身。放轻松放轻松。”

  苏沐秋被自家妹妹拽到镜子前照来照去,神色无奈:“别太紧张啊沐橙,老陶是熟人,跟联盟签约的细节我们早就谈好了。今天过去只是碰个头,走个过场。”

  不管两个人如何抵抗,苏沐橙最终还是尽可能地把他们拾掇得看上去体体面面。她打量一眼叶修又打量一眼哥哥,满意点头:“嗯,还是我哥长得俊。”

  叶修哼哼一声:“我身材好。”

  苏沐橙嫌弃地撇了撇嘴,倒没有继续打击他。

  

  八点半。

  苏沐秋收拾着凌乱的卧室,问叶修:“老陶让我们都要带些什么来着?”

  叶修掏出身份证在手里晃晃:“帐号卡,和这个。”他耸耸肩,“反正我也只有这个。”

  苏沐秋疑惑:“你不是说身份证落在家里,带不出来?”他拿过那张证看一眼,照片上的人虽然失真得厉害,仍旧能看出跟叶修长得一模一样。

  “叶秋?”他念着身份证上的名字。

  “我弟弟。”叶修吹了声口哨,“像吧?以假乱真坑蒙拐骗,我是高手。”

  “高手,你回家偷的?”苏沐秋挑挑眉。

  叶修摇头晃脑:“窃证不算偷。”

  苏沐秋找出两个人的帐号卡,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都是荣耀最开始发行的时候,老版的一区卡,卡面已经磨损得有些旧了。他拿在手心里翻来覆去看了几遍,颇为不舍:“今天过后就不是咱们的了。”

  “舍不得?”叶修凑过来,难得有些感慨,“签约嘛,虽然能发展得更好,也不那么自由了。有好有坏吧。”他偏偏头,忽然问,“你知不知道……薛定谔的猫?”

  苏沐秋愕然:“那是什么?”

  “哦,薛定谔的猫啊。”叶修回忆着,“1935年有个叫薛定谔的人做了个实验。把一只活着的猫和一个随时可能被打破的毒气瓶放在同一个密封的盒子里。那么之后,除非我们打开盒子,否则没有人会知道猫是不是活着,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认为那只猫是死的,同时也是活的。”

  “……什么东西?”苏沐秋用盯怪物一样的眼神看他。

  “别瞪我,你知道我高中都没念完。”叶修笑笑,“沐橙老爱拉着我看美剧,这段台词我都能背了。”

  “什么美剧?”苏沐橙从门外探进半边身子,“你自己在哪里看到的奇奇怪怪的言论吧?别赖给我,我可没看过。”

  叶修摸摸下巴,发觉自己失言了,连忙挥挥手:“唔,我忘了。以后有空去看《The Big Bang》吧,你会喜欢的。”

  当然会喜欢。十年之后的苏沐橙几乎每个周五都拉着他看,一集不落,叶修对这部剧的印象相当深刻。

  

  九点整。

  苏沐橙准时将他们轰出门。虽然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从这里过去坐车只要二十来分钟,她还是害怕迟到。

  “万一堵车呢?万一等车等很久呢?”小大人苏沐橙忧心忡忡。

  叶修安慰她:“放心,我们走过去,不坐车。”

  “别省车费,”苏沐橙皱起眉毛,“又不贵。”

  “是啊,”苏沐秋附和妹妹,拍拍兜里的帐号卡,“这个要过户到嘉世名下,老陶得付咱们一大笔钱。到时候哥哥给你买好吃的。”

  “也别浪费。”苏沐橙不客气地打断他。

  叶修出声抗议:“有一半是我的。”

  “组织征用了,反驳无效。”苏沐秋笑着,毫不留情地下了判决。

  

  出门之后,叶修拽着苏沐秋走过拥挤的公交车站,坚持不坐车:“反正不远,就当散步。”

  苏沐秋百思不得其解:“你宅得比我还令人发指,能不挪窝就不挪窝,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散步?”

  叶修搪塞:“我这是听你妹妹的话,锻炼身体嘛。”

  苏沐秋拗不过他,两个人在杂乱拥挤的小街道上抄着手往前走。叶修松了一口气,就怕他坚持要上车。

  他对这一天的记忆十分深刻。纵然苏沐秋不是在去嘉世的路上出的事,他还是觉得有备无患比较好。

  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蝴蝶效应。

  

  如果他对苏沐秋说,我是从十年之后过来找你的,你今天会出车祸,想必苏沐秋只会当他晚上没睡好在胡言乱语吧。

  

  该死的《The Big Bang》,他还记得里面对于时间穿梭也有过一说,回到过去的人不可能更改重要的事。可是他仍旧想试一试。

  不打开盒子,谁知道猫是死是活呢。

  

  十点差一刻。

  叶修和苏沐秋在一栋小办公楼前停步。

  这里就是陶轩预备的嘉世训练营,以后会是他们俩上班的地方。荣耀联盟尚在起步,一切都是未知之数,唯一的好处是他们可以把自己热爱的游戏当成工作,领一份不起眼却固定的工资。

  “我挺看好联盟的发展。”苏沐秋笃定地说。

  叶修点头:“你眼光一向不错。”

  “总觉得今年的冠军毫无悬念啊。”苏沐秋笑得踌躇满志,“有了陶轩提供的材料,却邪应该很快就能升到满级了。”

  “相当期待。”叶修伸手按下电梯按钮,“沐雨橙风的银武你有构思了吗?”

  “还在摸索,你有什么想法没?”

  “有,回去我跟你说。”叶修不假思索。

  何止是有些想法,他对吞日手炮的构造完全一清二楚。

  “是么,”苏沐秋托着下巴,略略点头,“我忽然对你的水平增加了点信心。”

  叶修毫不谦逊:“那当然,我是谁啊?说起来,咱俩战斗法师和枪炮师的组合,是不是也该打出个响亮点的名头来?”

  “响亮点的名头?”苏沐秋若有所思。

  叶修用力点头:“是啊。沐橙脑子好,让她来想。以后什么剑与诅咒,繁花血景,统统一边凉快去。”

  “剑与诅咒?繁花血景?”苏沐秋不解,“那是什么?莫非我们要叫枪与传说吗,那也实在太抬举你了。”

  叶修咳了一声,幸而电梯及时停住,他一步跨出去,说:“到了。”

  苏沐秋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在走廊上找着地方。

  “602,605,609……好了,611,是这里。”他走向一间办公室,抬手敲门。

  

  十一点十五分。

  叶修与苏沐秋走出这栋小楼,齐刷刷呼出长长一口气。

  “老陶太奸诈了!”苏沐秋悲愤指控,“我简直可以预见被压迫成渣的未来……”

  “习惯就好。”叶修淡定地点上一支烟,“资本家是万恶之源。”

  办公楼离公交车站不远,叶修却依然没有坐车。苏沐秋与他一道往回走,路上在一处小饭馆叫了一份回锅肉一份鱼香肉丝打包带走。嘉世的工资不高,但正常生活还是没问题的,总算不用如以往那样节省着顿顿泡面。

  叶修在走路的时候总是精准地站着苏沐秋的左手侧,苏沐秋总感觉他无时无刻不在盯着马路,简直跟防贼似的。

  过红灯时候叶修会不由分说地牵他的手,抓得很紧。苏沐秋几次挣脱无果,索性任由他了,幸而大街上人不多,也没有人来注意两个男人双手交握有什么不对。

  

  十一点四十。

  叶修的紧张在一辆满载货物的超速卡车靠近时达到了顶点。

  那辆卡车在一个拐弯处撞上了一辆公交,继而翻进人行道,护栏碎裂,不少人受伤,血淋淋的不忍直视。苏沐秋被叶修提前拉到了很远的地方,他看着那辆卡车,又看一眼叶修:“你怎么好像知道要出车祸一样?”

  叶修没有放开他的手。

  这辆车的车牌号他都能背下来。

  苏沐秋看见他出神,伸手在他眼前招了招:“嘿,回魂。”

  

  叶修忽然问:“你还记得薛定谔的猫吗?”

  “嗯?”苏沐秋挑眉。

  叶修扔掉手里的烟,没有任何前兆地凑近一步,在因为车祸而纷乱无比的街道上迅速亲了亲苏沐秋的唇角。

  一触即收,似乎在确认他的真实。

  在苏沐秋惊愕的目光里,叶修微微笑起来:“我们养只猫吧。它可以活很久。”

  

  END.

  

  *组织说这次无料的主题是“不要科学”……于是正在看生活大爆炸的我就想了这么一个名字……

  *而且组织说要HE!我HE了!快表扬我!!


评论
热度 ( 1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