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爺帶著雞太在草原追羊

半休眠期,私信會收到,連絡歡迎噗浪。
期望年底前可以把坑填一填。
葉all/盾冬/EC/DC家

【樹洞】我只是來賣我身邊那群傻逼

道長第一視角。

just a brain hole

半真半假,取材自身邊的逗逼們。


--


 

 

  大家好,我是个纯阳,单修太虚剑意的纯阳,生平最崇拜的人是谢云流大大,梦想是能成为像谢云流大大一样的道士。然而我既不会跟师弟在太极广场切磋或是打伤师傅也不会给人看相算命,也不会在扬州长安城摆摊占卦,并不是我怕城管先摊,毕竟傻逼城管敢先我的摊我一定把它操到李承恩将军都认不出来,一个会心只有二十四的狗逼少在贫道面前耀武扬威。而我真正怕的是我一出口就被看挂的人给掀了,毕竟不是人人都像傻逼一样会心二十四。

 

  我有三个师傅,三个都是,矮子。大师傅是个苍云,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还没入纯阳,他在新手村检徒弟,白发橙武里飞沙,让我不禁思考起同样身为军人,雁门苍云比起十个军爷九个死还有一残的天策真是有钱多了。收徒之后他就先交易了一万金给我,之后就又骑着马消失了,唉,来去一阵风。

  二师傅是个秀秀,其实我们交情倒也还好,就偶尔聊聊几句,平时他在昆仑洛阳浪得起飞,一双小短腿都能跑常大长腿,估计也没太多时间顾上我。

  三师傅是个花萝,热情的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大部分面对他的如连珠炮的对话时我都只能回答她:「嗯。」

 

  花萝"嘤嘤嘤,徒弟你是不是嫌弃师傅很吵。"、"徒儿你好高冷喔,跟师父说话的时候可以放松一点啊。"

 

  然而我通常只能跟他这样说"恩,师傅是女孩子活泼点很好。"、"恩,我尽量。"

  师傅,贫道不是高冷,只是内心逗逼外表高冷而已。

 

  九十等以后我进了一场大明邀坠团,拍了一颗鼓宜坠,然后我差点被我远房表哥骂吐了,他说他打大明宫这么久没还遇过身法的特效邀坠,上一颗还是在秦皇陵时挖到的,可惜被一个狗逼苍云抢走,而他当下有了手拆武王城的冲动,别问我为什么是武王城,可能因为他是恶人,而当时苍云还是大狗逼。

  表哥他是只在洛阳转风车收割人头的藏剑,然而这只是他的副业,他的兴趣是在混迹在各大小型副本,跟着团长一起,挂扶摇三二一跳,金蛇两层出人群,断骨倒数三秒,除了丐帮全部转火火墙,双生协调打掉的日子,除此之外他大概就是醉心于过着闲暇无事蹲在纯阳宫看着来往的师兄姊弟妹,以及捕捉哪个师兄弟的屁股最俏挺,然而这么久了他还是一位道长没蹲到,最后他发了个收徒收了一个小道士跟一个刚入门的师弟,只求能来个完美的培养计划。

 

  ──

 

  说说那个会心二十四的傻逼,以后叫他狗策吧,毕竟这世界上的傻逼太多了,怕混。他一直到前一阵子还骑着绿吃骢,直到我交易了一匹闪电跟一些马草给他以后他才脱离这种日子,然而一批闪电的养成是需要点时日,所以他最近在洛阳茶馆骑神机木轮战八方,傻逼。

  狗策,老喊穷,我表哥跟他是拜把的,有的时候我表哥在那边哭喊说好穷包包里只剩五千金了,狗策看了看只剩两百金的包包,他有点后悔不能在扬州城战我表哥八方,因为隐元会能让他这个城管直接进监狱,傻逼。

  狗策是个万年的PVP党,然而面对PVP穷三代的悲剧他也曾经考虑要去打副本,然而他有着插八强六,九千快一万的PVP装备却没有一套象样的PVE装备,他试图去应征坦职却发现当时的天策都是坦职应征的,因此他还是失业了,因为众所皆知,改版前的天策输出就像是被阿飞啃过的一样,傻逼。

  作为一个万年的PVP大战喊不到人似乎也很正常,这似乎是狗策少数能维持温饱的日常,因为他总是在洛阳浪得起飞,碎银洒满地。有次我快准备睡觉了,听到狗策在喊大战四等一,从我打完第一次直城门到我出来为止。我重制了CD飞到了直城门前点狗策进组,里头还有他刚毕业的小徒弟,孩子真可怜,人生还没开始就准备要为国捐躯了。狗策一家都是专业的PVP党,我悲从中来,想到他们一群PVP去打了25荻花三个半小时才打完,我感觉这大战会有点疼。然而在我凭风CD期间不断OT狗策以外期他都还算顺利,狗策徒弟很有悟性,贫道深感欣慰,当时我装分七千九,狗策坦装八千五。然而狗策在阿史那承庆时干了件蠢事,面对枪兵他把扶摇按成蹑云,一个飞身死在枪口下。

  李狗策,享年二十五,死于太蠢。

  傻逼。


评论
热度 ( 4 )
TOP